桃花与卧蚕

半季木:

“你的信太过官方,都不说想我。”

——周总理给邓颖超的信

太喜欢这句话了,周总理也超可爱啊天。

感谢文素 @摘纪录
今天的大家也要元气满满啊!
明天就开学了(哭泣)

守得星辰见月明——《补魂手记》+原著晓薛/薛晓感情向长评(二)

写给黎初太太 @小脑袋撞大树 的生贺第二弹,也是《补魂手记》第二篇长评的第二部分,再次祝太太破蛋日快乐~


二承——隔阂

洋洋已经知晓了自己对于小星星的感情,可是他并不知道小星星对于他的感情,他所知道的也只有那句:“……薛洋,你真实……太令人恶心了……”

他害怕自己的心事终成空,“少年站在木榻旁,他伸出手去,又像是在顾虑什么,手在空中停住,迟迟没敢触碰榻上沉睡的白衣道人。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他俯下身,骈起两指,虚放在道人鼻翼前。” 

他害怕复活后的小星星不会原谅他,“我看着薛洋示意他,他却丝毫没注意到我的目光,呆愣愣地看着晓星尘,站成了一桩木头,方才因欣喜而发红的脸此刻变得苍白,嘴被他抿成了一条线,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意思。我又好气又想笑,这好端端的桀骜少年郎,怎么因心上人醒来硬生生被憋成了哑巴?”

他更害怕自己和小星星会再次面临不可挽回的境地,“薛洋和晓星尘间的血海深仇,道歉不能弥补,改过不能抹去,痴情亦不能抵消。他们之间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死不休,纵使我行鬼道逆转乾坤召小师叔魂魄归元,也难保证他们再来一次会不会重蹈覆辙。薛洋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这一点,他不敢再听到道人绝望放声哭,不敢再看到霜华银光颈间现。”

所以洋洋选择了逃避,选择了远离复活的小星星,选择了就此淡出他的世界,选择了留给他一个纤尘不染的未来——“他若喜欢多管闲事,便让他去管。他若执意救世苍生,便让他去救。只愿他此生不为自己所扰。坦坦荡荡,得愿所偿。清风明月,一如当年。”

其实,洋洋误会了。

“只是,他太过平静,连义城被屠城这样凶手显而易见的事实都没有引起他对薛洋的任何发问。有时他会一个人站在义庄门外发呆,对着空无一人的街巷、或是一座秃山,不知在想些什么。而薛洋,就在他身后看着他,不敢离得太近,站在一个阴暗角落中,似乎阴影会给他一些安全感。”

太太笔下复活的小星星,没有哭诉自己的遭遇,没有痛斥洋洋的罪行,甚至都没有提及那个名字,是因为对他的恨意以及不愿回想与之相关的痛苦过往么?不是的。因为小星星害怕询问得来的只是洋洋的死讯。

他不想他死的,哪怕他害他至此。

心意不相通,成为了二人之间第一道隔阂。

而第二道隔阂,是一个世俗而又现实的存在——正邪不两立。如果洋洋的品性不改,他是注定无法和小星星在一起的。


二转——救赎

看太太如何破除两道屏障,围观怂洋洋尴尬掉马与机智星深情告白~

“晓星尘苦笑:‘子琛,这是那人欠下的血债。我没能阻止他,就让我尽可能替他赎罪罢。’薛洋眼睛倏地放大,不可思议地看着晓星尘。脸上表情不住变化着,时而愤怒,时而嘲讽,时而悲戚,时而迷茫。像一个犯了错误却被人保护着的孩子,气那人多管闲事的同时又茫然不知所措。久之,他平静下来,再次拉过晓星尘的手。三字写在晓星尘手上的力度较之前要大,笔调铿锵,毫不拖沓。『我陪你。』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一如某人赎罪的决心。”

关于洋洋性情的改变,在上一篇长评中已经有所讨论,不再赘述。值得一提的是太太所安排的洋洋COS宋道长与小星星超度亡灵的剧情十分重要,一方面表现出洋洋认同了小星星心中的道,愿意尝试去做一些善事,另一方面也描写出洋洋终于下定了赎罪的决心。嗯,证明还有救。

“薛洋为小师叔围上白绫,动作轻缓,似是怕弄痛他的眼,即使知道他挖眼多年已不会再痛了。缠绕,打结,整理,一气呵成,像是同样的事情已做过了成百上千遍。不知在多少个无眠的夜,他也是这样为他换上白绫。晓星尘愣愣地任他为自己围上白绫,惊讶一闪而过,只惜薛洋忙于手上的工作,没有捕捉。”

残魂是否也有意识?不然小星星如何凭借影帝洋的一个动作就发现了他的身份?也许在这八年间,小星星已经感受到了洋洋的变化,爱上了那个余善未了的他。

然后,我们迎来了精彩的第十七章与第十八章……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虐一定是为了更好的甜,嗯……哈哈,其实第十七章与第十八章的设计十分巧妙。无法愈合的伤疤被揭开,担心的事情终于上演,二人又一次针锋相对……但不一样的是,小星星对于洋洋的看法改变了,只是傻洋洋还未察觉。


合——月明

洋洋为保小星星周全选择坠崖,在崖底发现小星星要给“宋道长”的东西竟然是一颗糖。

“剥开的瞬间,他愣住了。眼泪从眼中落下,砸在黄纸上,晕开一片暗色,也润湿了纸中包裹的饴糖。宋岚是凶尸,那颗糖自然不会是给宋岚的。原来晓星尘早就认出了他,也接受了他。”

就算是木头做的脑袋,也该知晓那人的人心意了;就算是冰做的心,也该被捂化了。

但是就情节的设计来讲,若二人就此相顾无言、心意互通,就略显单薄了,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太太设计了接下来的剧情。

小星星不但孤身一人披靳斩棘来到崖底寻找洋洋,还以耗费修为为待价渡真气为他疗伤,一如洋洋补魂时的奋不顾身,更加总要的是,他对洋洋吐露的心声终于让洋洋在他的心底找到了位置。

“可我做不到,你就是你。你弑我之友,毁我之心;又锁我之魂,养我之灵。无论是心狠手辣的恶鬼,还是那个依赖着我的无名少年郎,都是真实的你。我不能原谅的是你,心悦的也是你。”

是你,也只能是你。

如果这个人只是不恨自己,洋洋便无法确认是因为他对自己有情,还是仅仅由于性格宽厚、不愿记仇。但是如果这个人愿意渡自己,那便是只有一个答案了。

毕竟小星星也只是普通人。

“他(薛洋)趁晓星尘没在注意,打开了锦囊,将几个发黑的半透明碎块倒入手中。……薛洋定定地盯着那碎糖看了半晌。然后,像仪式一样将碎糖撒在了义庄中一颗老树下,又将小师叔早上新给他的糖装入了锦囊之中,释然地笑了。他曾苦守了八年的执念已然圆满,期盼着回来的人现在就在他面前。他早已不需要那颗糖了,弃掉糖的同时,也弃掉了八年来浑浑噩噩、如痴如狂的自己。他还年轻,还有很多个光明的八年要走。和心爱之人一起……”

洋洋将那颗碎糖留在了义城,就如同将幼时的不堪留下、将狠毒的心性留下、将八年的执念留下。他会拥有一束皎洁的月光、一个心爱的恋人、一条光明的前路。

守得星辰见月明,祝福他们吧~


守得星辰见月明——《补魂手记》+原著晓薛/薛晓感情向长评(一)

写给黎初太太 @小脑袋撞大树 的生贺第一弹,也是《补魂手记》第二篇长评的第一部分(一不小心写多了,竟然分了两部分),祝太太破蛋日快乐~


本来试图以起、承、转、合来梳理洋洋与小星星的感情历程,却发现四个阶段不太够用,因为太太涉及的情节实在一波三折、跌宕起伏,至少要经历二承二转。


起——饴糖

可以说,饴糖是原著中洋洋一生的贪妄。小时候吃不到的点心,长大后够不到的星辰。即便“发迹”后时刻在口袋中装满糖果也无法修复幼时的创伤,即便用影帝级的表演来伪装身份也无法勾销欠下的孽债。求而不得苦,美梦终虚话。

“这只手的拳头捏得非常紧。魏无羡蹲下身来,用足了力气,才一根一根地掰开来。掌心里,握着一颗糖。这颗糖微微发黑,一定不能吃了。被握得太紧,已经有些碎了。”原著中的洋洋,攥着这颗握在手却留不住的糖,念着那个守着城却等不来的人,随着《义城篇》的终结而离去。

但是《补魂手记》中的洋洋,成功挟持WiFi并迫使其帮助自己修补小星星的魂魄,将那颗糖珍藏在了位于义城地下室墙壁中的一个暗格里。“薛洋的藏品多,摆放随性得很。有些贵重物件随随便便就搁在架子上。想来能被他放在暗格中的定是什么稀世珍宝。”

然后,WiFi就摔坏了这颗糖,洋洋的反应则如下:“薛洋怒的双眼充血,直直地盯着我,像极了地狱爬出来索命的恶鬼。……我没有继续骂下去,因为我的怒气在看到他的表情时完全消失了。那是我第一次在薛洋的脸上见到悲伤的情绪。他依旧是死死瞪着我,却没了刚刚的锐利,发红的双眼中隐约蒙上了一层雾气。如果说刚刚的他是恶鬼修罗,那现在就是一个心爱玩具被人抢走的孩子。那少年单膝跪在地上,衣摆染尘浑然不知。一只手小心地将地上的碎块一一拾起,轻放在另一手半弯着的黑色手套中……”

如果说以对比的手法描写饴糖与其他藏品的放置情况是出彩,那么对于洋洋目睹糖被摔碎后情绪变化的描写则堪称精彩。这一段描写不但充分刻画出了洋洋对于这颗糖的珍视,也从侧面暗示出了他对小星星难以释怀的感情——尽管现在的他还没有意识到这是怎样的一种感情。


一承——执念

“但若是放任他就这么死了,我终是不甘心。我还有很多事不明白,比如他为什么对一颗糖那么在意,为什么拼了命地想要仇人重归于世,为什么对晓星尘的执念至此。”

太太借WiFi之口表达的疑惑,相信也是众多读者心中的疑惑。洋洋口口声声说要报复小星星,要将他做成凶尸、驱使他去杀人,用小星星最不能接受的方式毁了他。倘若如此,小星星的形象还有何必要去维持?洋洋又何必因为小星星的名声好而去模仿他?其实,在洋洋的内心,他希望小星星永远都是明月清风的样子,纤尘不染。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且看太太的描写:

“棺中的人干干净净,衣白似雪,双手被人十字交叠摆在胸前,像是安详睡去了一样。除了眼前覆上的略微凹陷的白绸,以及脖颈的白色绸缎包裹下隐约透出的红印,他的身上没有一处伤痕。”

“正奇怪薛洋要做什么,就见他从袖中取出一把木梳。木梳不知是何时买的,花纹像极了霜华剑上的雕花,雕刻得有些笨拙,却精细地抛了光。他开始梳理晓星尘的长发,精细到了每一缕每一根。”

太太在文中多次写到洋洋的执着:

“对晓星尘,他总是有一种异乎常人的执着。似乎世上再无第二件事能分散他心思半分。似乎世上再无第二人能让他目光移开半寸。”

“不知为何薛洋没有再去控制宋岚,也不惧宋岚发难,与他对视,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执着,似是透过宋岚的眼在看其他什么东西。”

读《补魂手记》的时候,我总有一种感觉,会不会洋洋也曾想过,如果小星星从来没有遇到过他,会更好?洋洋是一个倔强的孩子,他执着地想要复活小星星,也许不仅仅源于他对如今因身死魂碎而冷冰冰地躺在义庄中的小星星的执念,也源于他想看到那个如往昔一般单纯美好的小星星,而不是一具只会听从主人差遣的行尸走肉。


一转——爱恨

洋洋对小星星究竟怀有怎样的感情呢?先卖个关子,嗯,其实是太太卖关子(强行甩锅):

“那少年时而双手扒在棺前,对着棺中的白衣道人痴痴地笑,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什么;时而站起身,双眼布满血丝,满面狰狞,怒吼着似乎在痛骂着什么;时而蜷缩在地上,呜咽着双手抱头,在棺木上一下下撞着,在额前留下一丝丝血痕……”

为何痴笑,为何痛骂,为何伤心呜咽?

因为爱,因为恨,因为愧疚与后悔。

“你八年来一直在寻找补魂的方法、不惜以侵蚀身体为代价去试各路邪门秘法,根本不是为了将他做成凶尸毁了他,而是想他活过来,像以前一样。”

“你也根本不恨晓星尘,你爱他。”

看到这里,我十分想对太太笔下的WiFi吼一句——“说的漂亮!!!”

洋洋这个傻孩子,爱上了别人都不知道。

“薛洋眸中闪过一丝光亮,瞳孔倏地放大,瞪着我的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又是良久的沉默后,他轻笑着将头扭向一边,缓缓阖上了眼睛。像一块石头击在水面上,溅起层层涟漪,又沉入水底……‘……原来如此。’少年沙哑着嗓音轻声说道。” 

上一篇长评曾经提到洋洋是一个不懂爱的人,他不知如何爱别人,也不知如何接受别人的爱,甚至都无法分辨出自己对别人产生的爱的感觉。在被WiFi点醒之后,洋洋终于能够直面自己对小星星的感情了,太太用异常温柔的笔触描绘出了这一转变:

“他常常抱着霜华剑坐在角落里发呆,连我在不远处看他都浑然不觉。将剑身反反复复拔出再收回,一遍遍地擦拭着已干净得透亮的剑刃和剑鞘上的镂空雕花,动作轻柔到不像在拭剑,更像在抚摸爱人的脸。”

“正奇怪薛洋要做什么,就见他从袖中取出一把木梳。木梳不知是何时买的,花纹像极了霜华剑上的雕花,雕刻得有些笨拙,却精细地抛了光。他开始梳理晓星尘的长发,精细到了每一缕每一根。午后的阳光照入义庄,画面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瞬间,薛洋手臂半弯挽着晓星尘的肩,眉眼间是不易察觉的浅笑,仿佛在看一位待出阁的新娘,深情款款、期待万分。”

其实洋洋也是恨小星星的。

“我问过薛洋,他只是笑得恶劣,激动的眼眶发红,说些什么‘咎由自取’‘他自找的’这样的恶毒话来含糊其辞,从没有正面回答过我的问题。”

“薛洋身形一顿,随即爆发出一阵狂笑,重伤未愈的他笑起来连五脏六腑都随之颤抖。

‘哈哈哈,你说晓星尘?他啊……最不是东西了,又可恨又可笑。’

‘满脑子想着救世、救世、救世,到头来又救得了什么?连自己都救不了。’

‘仇人都还没手刃就自杀……他那软弱性子……也就配得上这个窝囊死法!’

‘什么明月清风,真是笑死我了!’

他笑得癫狂,笑得凄厉,笑得眼角挤出了泪水。”

这两段十分精彩地描写出了洋洋对小星星的恨。与原著中洋洋在身份暴露后对小星星说出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搞不懂这世界上的事,你就不要入世。”

洋洋口中小星星没有搞懂的“这世界上的事”指的是什么呢?是注定不平的世道,是做点好事也无法改变的这个世界。

因为洋洋就生活在这样的世界中啊。

也许让洋洋不得不恨小星星的是,在他不堪回首的孩提时代,在他备受欺凌的日子里,小星星这样的人又在哪里呢?未曾有过一个人爱护他、帮助他、为他仗义执言、为他打抱不平,当他终于有能力并且报复仇人后(高亮!洋洋的方式方法是不可取的!三观要正!),小星星出现了,却是来拿他问罪的。

一切都晚了。

其实,洋洋恨意的背后藏着他最不敢去想的问题——

是不是,如果能够早些遇到你,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能够早些遇到你?


TBC


缘何恻隐,苦尽成他——《补魂手记》+原著薛洋长评


献给黎初太太 @小脑袋撞大树 和她的作品《补魂手记》,晓薛、薛晓无差原著向,弥补遗憾系列,强烈推荐,笔芯~第一次写长评,写得不好也不多,不要在意呐~

标题由歌曲《不负天涯》中洋洋的主题歌词搭接而成。这一篇主要是薛洋个人向,争取下一篇写晓薛情感向。

以下,正文。

总体来讲,《补魂手记》刻画的洋洋形象,既有贴合于原著的特征,也有服务于原创的发展,是一个在变化、在成长的人物。

原著中的洋洋,上一秒还在插科打诨,下一秒就能痛下杀手,翻脸比翻书还快。太太在《补魂手记》中的描写——“谁知道那个跟我补魂时笑得一脸稚气,说着‘前辈你真厉害’的乖巧小弟,补完魂后会不会化身恶鬼,一剑刺穿我的胸膛然后告诉我‘你可以死了’。”——十分贴切了。

就是这样的洋洋,“他笑容凝固在脸上,神色变得狠厉,就好像要活剥了我一样。”——完全没有情绪调节的能力,他不像瑶妹,愿意或是不得不收敛自己的情绪。洋洋从不在意别人的感受,也从不控制自己的情绪,这自然与他的成长经历相关联,同时也为他的另一个特性埋上了一条线——洋洋不会或是不屑于像个正常人一样解决问题,千百种方式总是精准地选择最损、最残忍的那一个。

当义城组被村头几个懒汉嘲笑后,洋洋撒尸毒粉让村民身中尸毒并身带尸气,割掉他们的舌头让他们口不能言,欺小星星眼盲目,使其仅靠霜华剑指引尸气杀死村民。 

“月明无尘,偏将血污尽浇。”若非如此,小星星也不至于绝望自尽。

就是这样的洋洋,在《补魂手记》中发生了变化。

洋洋先是为了修补小星星的魂魄,不仅依靠符篆保存其尸身不腐八年之久,而且使用了许多邪门术法,以致损伤气血、遭到反噬,后又在复魂仪式上以自身为饵引开百鬼,为保小星星不被夺舍不惜以身邀鬼,更是往自己身上撒尸毒粉来隐藏气息只为不让小星星发觉自己的存在……这还是那个“手指是自己的,命是别人的,怎么能比”的恶人么?

“义庄的四壁洁净,像是经常有人打扫。木桌上的菜篮中摆满了新鲜菜蔬,厨坊未点燃的炉内被填了新的干柴,就连木桶中的水都清澈得很,应该是不久前从井中打来的。就好像在等待谁来洗衣做饭、净手羹汤。”

洋洋内心向往的生活,也许只是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只关心粮食和蔬菜,和小瞎子(箐姐:???)斗嘴,吃道长做的饭,每晚入睡前都有一点点小期待,明日清晨会在桌角看到一颗留给自己的糖……而不是掀摊打架,挖眼拔舌,杀人放火,无恶不作。

原著中,洋洋活了二十七年,却仍旧是个孩子,一个脆弱而敏感的孩子。小星星身死魂碎,这个孩子瞬间像是被人抢走了心爱的玩具,茫然不知所措,愤怒与疯狂的背后尽是悲伤与无力。但是在《补魂手记》中,洋洋至少为了所爱之人愿意付出、愿意正常地生活、愿意一点点地尝试小星星立志去做的事情……着实令读者的姨母心倍感欣慰。

不得不说,喜欢《补魂手记》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赞同太太对洋洋的看法以及因此作出的剧情安排。十恶不赦薛成美,这一人物其实没有什么可洗白的。如果洋洋能够时刻演技在线,是否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与小星星平淡地生活下去?不会的。他曾经的所做作为注定似阴霾如影随形,即便他自己想忘记,也会有人出面提醒他——宋岚的不期而至,就是这个作用。在太太的文章中,当洋洋的夙愿终要得偿的时候,他所加害过的阿箐引来了同样死于其手的厉鬼冤魂,险些让他多年的心血——何况还是一件善事——功亏一篑。此外,以身邀鬼并且需要帮其完成夙愿的剧情设计也十分巧妙,能够让一个有罪之人赎清罪恶,也许比要他的命更有价值。

童年的遭遇让洋洋根深蒂固地认为,被伤害是一件问不到原因的事情,这叫“飞来横祸”,与此相对的,伤害一个人也根本不需要理由。所以,洋洋待人接物的基本方式只有两种:加害与报复。当一个人对他不好或是不称他心意的时候如此,那么当一个人对他好的时候呢?洋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几乎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他不知何为善,只因未曾有人善待于他;他不知如何爱,只因未曾有人爱过他。洋洋就像他的佩剑,降灾,降生为人饱尝灾祸,他带给世人的也只能是苦痛。

如果依照原著的结局,洋洋的一生就此终结,寥寥数笔就可概括,习鬼道,灭常氏,依附金星雪浪,血洗白雪满观,折了星辰霜雪,屠了蜀东一城,生前无人牵挂,死后无人祭奠,任人唏嘘,枉作笑谈。但是,在《补魂手记》中,太太给了洋洋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感恩,再次笔芯。

(斗胆打了《补魂手记》的tag,不妥删。)

新粉来舅妈团报道,希望不算太晚


八竿子打不着的胖球圈爬墙过来的,刚看完魔道不久,这文儿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依然决定常驻舅妈团。

先说说为什么在魔道里最爱晚吟吧。

钦佩晚吟的为人。晚吟的性格其实很不讨喜,刀子嘴豆腐心,外冷内热,事儿不做绝但话要说死,总之就是最容易被人误解的类型,天蝎座的典范,这样的性格大概是遗传自虞夫人,当然还有那天生的傲骨与正气。晚吟的父母对他都很严厉,虞夫人不用说了,前宗主性格温和宽厚,却也很少抱他,姐姐毕竟文静,不可能时时与他玩闹,所以晚吟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只有三只小奶狗作玩伴。可是WiFi的出现让他瞬间失去了这三个仅有的玩伴,尽管哭过闹过,却最终允诺今后一直为WiFi赶狗。晚吟是为WiFi,他的发小与挚友甚至手足,放弃过的,从玩伴到生命。当他为了掩护WiFi引走温家追兵的时候,不可能想不到后果。他是江家唯一的男孩子,亡了他就基本等于亡了江家,可是他依旧这么做了,即便他在那时乃至日后都认为是毕竟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的WiFi连累了整个江家,他依旧毫不犹豫地这么做了。晚吟也是一个为所爱奋不顾身的人。

心疼晚吟的遭遇。大的不说了,这样的遭遇使晚吟性情大变,从曾经的恣意洒脱,意气风发变成如今这般言辞辛辣,冷厉阴沉,想必大家都为此伤心过很多次了。说个小的。晚吟性子要强,不甘为人后,却处处被WiFi压一头,其实这没什么,他也不会真放在心上。也许最无法让他释怀的就是,父亲的宠爱与江家的家训,WiFi比他得到的更多,践行得彻底。即便经历过这一切,晚吟也从未真正怨恨过WiFi,下意识地保护他,真正指责的仅是隐瞒,却要被说什么都比不过他。爱不得,恨不得,恩不能报,怨不能销。

认同晚吟的选择。云梦双杰的约定也许注定不可能实现。WiFi得罪温氏连累江家,无法避免,也无可厚非,因为他得罪温氏的缘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没有办法。在这里就注定了晚吟与WiFi无法同道同行。WiFi孑然一身,冒天下之大不韪也无所畏惧,可是晚吟不一样。他是注定要成为江家家主的人,必须身系江家的生死存亡,负担余下所有人的身家性命,他根本做不到不顾一切。他不能出头保WiFi,只能假意与之决裂,直到姐姐的死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再说说晚吟对温宁温情的态度。在古代,家族是一个人的命运。读者的视角可以轻易分清善恶,温宁温情帮助过WiFi,他自然知道二人的为人。可是之于备受温氏压迫的仙门百家来说,对于几乎满门惨遭屠戮的江家而言,温宁温情几个人的善恶真的重要么?虽说这二人亦有恩于晚吟,但晚吟一未直接动手加害,二未创造条件加害,只是没有以家族的未来作为赌注倾力相助,并不算过分。

再说说最近的事情。其实,一个作品中的人物被塑造出来之后,是完全可以独立于作品而存在的,只要这一人物的形象足够饱满。抄袭,借鉴,或是致敬,带有其他作品中人物的影子又如何?终归是不同的角色,都具有各自的价值,没必要妄自菲薄。谁的锅谁去背,舅舅自有舅妈疼。

最后感谢不离不弃的太太们,笔芯。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三十七)
水更一篇。。。
为啥是兔子呢?某圆:想套仓鼠也得有啊。。。
其实。。。是我最近爬了墙头。。。魔道。。。我坦白。。。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三十六)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三十五)

斗胆打tag。。。争取早日让两人相见。。。

(三十五)

为了验证这一想法,方博当即修书一封,请邱贻可交给他的心腹,使其火速前往锦州,用事先约定的暗号与张煜东交接并送出书信,但是不得返回,必须隐蔽在锦州得到确切的回复。张煜东的动作很快,明确了任务便连夜潜入覆雨阁存放成员名册的密室,自然是背着陈阁主的。他按照方博在信上的吩咐翻找出三个人的档案后立即誊抄下来交给那送信人。

方博拿到回复的书信急忙打开,看到内容后先是一惊,随即感到心尖上那人被困的转机兴许恰在于此,可是转念一想不禁脊背发凉,心念不好。他唤回梁王的心腹,让他在案前候着,自己则挥笔又写了三封书信。那心腹看方博一气呵成前两封,惊得一愣一愣的,心刚想着这位小公子的主意来得可真快,却看那第三封迟迟未成,提笔人像是在犹豫,又像是在斟酌,好一会儿才写完。
方博十分郑重地将这三封书信交到那心腹的手中,道:“劳烦你再跑一趟锦州,到那里之后直接发出覆雨阁堂主求见阁主的暗号,若回复暗号之人就是上次与你接头之人,切记千万不可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你曾经见过他。待你见到覆雨阁阁主之后将第一封书信交给他,并务必请他立刻拆开看信中的内容,他若是问你什么就回答不知道,他便不会留你。你就立刻动身前往锡州,将第二封书信交给甄家老爷子,若有人阻挡你,你就说自己刚刚在冀州见过陈玘陈阁主归来。这一步完成之后立即前往徐州,将第三封书信交给吴王殿下,直接报方博的名字,他一定会看。之后你便退出吴王府,暂且躲在府外不要离开。若我的计划顺利,吴王殿下会提着一个人前往锡州甄府,你就悄悄跟在他后面,确定之后再回来复命。拜托了!”

那心腹看得出方博对于此事的重视程度,领了命便马不停蹄地赶往锦州。方博下完命令却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他立刻找到邱贻可,请他派些人手按着张煜东誊写下来档案秘密地在梁州境内寻一户人家。

锦州 覆雨阁

陈玘将信将疑地拆开书信,看到那信上的内容之后瞬间皱起两道剑眉,身旁的张煜东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打发了送信人,陈玘立即到马棚牵出一匹马翻身而上,张煜东见状,心一沉,急忙跟上前去问道:“师傅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是博……是方堂主出了什么事儿么?”话一出口,张煜东就发觉自己暴露了什么,惴惴不安地望着陈玘。陈玘则瞪了他一眼,狠狠道:“不是。去锦州。”顿了顿又说,“回来再收拾你,和方博!”

锡州 甄府

甄老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手旁就放着那封书信,老人家的神情还算泰然,可是他身旁的甄家大公子与大少奶奶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不要担心,那送信的人不是说见过陈阁主才过来的么?很可能你们姐弟就快能见面了。”还不等陈琪反应,就听管家匆匆忙忙来报:吴王殿下驾到。

山河拱手,为君一笑(番外)•绿水青山图

跟风产物,短小并不精悍,无奖竞猜。。。

盛明二十二年,后三十寿诞,帝宴群臣于百芳阁,笙歌间错。宴罢,帝后相携归于凤临殿。

"快看看贺礼都有什么?待会儿可得让司宝司细细清点入库,一件都不能落下。"皇后绕着摆满奇珍异宝的檀木桌,心花怒放。"

"每年都这么一大桌,御花园凡是带着门,能上锁的楼阁殿宇都装满了。朕的卫队还要派去看那园子。"陛下委屈,陛下要说出来。

"咋了?那些个宝贝杵在那里都不会自己动,别人要偷它们也不会自己叫,当然要人看着啦。难不成你也呆呆木木的不会动不会叫?"

"朕不呆也不木,朕只是胖。。。皇后哥哥不怕朕被人偷走么?"陛下拽了拽皇后的衣袖,扁嘴。

"陛下不胖。再说,偷奇珍异宝要过大内高手那关,偷陛下可要过本宫这关。"皇后头一扬,骄傲。

"皇后所言极是,那快快与朕更衣就寝吧!"说着就要上手扯皇后的衣带子。

"急什么?先看贺礼。"

心疼陛下一分钟。

"幽云王叔的贺礼。。。东海明珠。。。幽云王近来去东海了?"

"。。。。。。"

"琅琊王叔的贺礼。。。绿水青山图。"

只见那泼墨的山水画卷之中,琅琊山脚之下,一个身影单膝跪在岸边将一束柳枝浮于绿水。柳枝漂向的地方,一纤细身影泛一叶扁舟,绿水蜿蜒,流向幽云。岸边还有两个并肩而立的背影,像在故事里的人,又像在看故事里的人。

帝后相视一笑,这大概就是最后的结局吧。

师兄给你报仇了🤓
某獒:"听说你在资格赛淘汰了我的师弟☺"
小林:"。。。😳"